♤黑桃红桃白桃♡

233333333333在金陵发现了奇怪的武当小哥哥!!
你们武当都这么……(惊恐)

黑粉不可怕,可怕的是伪粉

  我在那个社交软件上都没有发过挂人啊撕逼啊这样的内容,这是第一次。气的真的不行才下决心发的,也是希望大家以我为戒千万别瞎78安利。
  可能有点语无伦次,纯粹实在发脾气,让大家莫名其妙就被发了一通牢骚很抱歉。
  占了tag很抱歉,准备开一个新tag专门八一八我身边的伪二次。
  愿意听我瞎叨叨的,请往下翻。














  我在入刀剑坑之后两个月以内一直是亢奋状态,不过因为身边实在没什么朋友所以安利给了一个并不太亲密的朋友。
  她是那种真正的纯粹了三次人,就是可能大家身边都有很多的那种追星看快手抖音自称混社会的那种,本来想着多一个聊天的也可以啊就安利了。
  事实证明我和那种家伙可能真的是八字不合,在圈子里有很多墙头的很正常我理解,但是看见好看的就叫老公老公这……
  她喜欢玩游戏,魔兽啊LOL啊什么的,最喜欢的好像是魔兽里的巫妖王(我不大明白网游什么的),然后去买了个学校门口的两块一个的印着巫妖王的本子,在第一页写下了这几个字:
  老公表♡手书
  当时我的反应就是大写的懵逼,先不提手书这两个字的意义她到底明不明白,就先说“老公表”这种东西,有那个正常人会写???
  她的老公表上的名字如下,就是这么写的我真的没有打错字
  鹤丸国永~被子(我真的不知道被子是谁)~查谷部(……)~爷爷~姥爷(姥爷和鹤丸难道不是一把刀吗)~格瑞~金~巫妖王~一期一阵(她就是这么写的)~乱舞小姐姐(可能是乱……但是小姐姐……)~大河守安定(的确就写的大河)~加洲清光(就是洲)
  这并不是全部,只是比较过分的一些,说实话她这种这么厉害的伪二次我真的没见过几个,特别是这种一边在QQ部落里发“敢黑我们tf二次元都是煞笔”一边用着“大河守安定”的头像在现实中大喊“二次元万岁”的。
  先前我并不知道能有人把“二次元”这个词喊的这么刺耳,能把那么多角色的名字写的那么刺眼的大概只有她一个。
  老公表只是一个开始,还有其他比较过分的暂时不想打。
  暂时先这样吧,实在是气的说不出话了。
  让你们看我在这里发牢骚很抱歉,土下座。





第二章 人界的教廷都这么奇怪吗?

好吧,好吧。
  卡洛斯在附近转悠了几圈后,终于弄明白了现在他们所身处的地方,而一旁的卢克倒很是悠闲,甚至拿出了人界流通的货币去买了几个苹果。
  边走边吃。
  这里是人界的心脏之城——洛洛托亚的边界小镇,名叫克奇拉。虽说是边界城,但也离中心城很近,坐马车大概半天多一点就到了。
  人界与魔界的“门”就在附近,还可以感受到轻微的魔力波动。这里空气中的魔力含量只有魔界的百分之一,一座城的魔力还不如卡洛斯一个人的。
  身为魔族必须依靠魔力活下去,如果没有补充魔力的器具,那么来到魔力并不充沛的人界基本等同于作死。
  这才刚刚来到克奇拉半天不到,卡洛斯已经感受到体力有些下降了,便寻了个小旅站,坐在大厅中的闭目养神休息。
  而相比卡洛斯,卢克倒显得对魔力缺竭症的反应并不敏感,一直保持着在魔界的状态。
  “……你似乎并没有出现缺竭魔力的症状呢。”可能是对着眼前明艳的阳光眯了眯眼,这么问着旁边椅子上坐着吃面包的卢克,视线便停在卢克手中的面包上。
  ——这家伙似乎来人界之后嘴根本没有停过,话说他哪来的钱?
  卢克似乎知道了卡洛斯想问的话,吞下了最后一丢丢面包,“卡洛斯大人,魔力补充晶体还有一些,您需要吗?”说完便笑着从衣服中掏出了一个巴掌大的紫色丝织袋子。
  “父亲的‘落日’?你还真给带出来了。”卡洛斯接过他手中的落日,从中掏出几块金红色的晶体,穿成一串戴在了脖子上,顿时感觉泉水般冷冽的魔力流遍全身,“叹息之泉?”
  卢克点点头,又从牛皮纸袋里掏出几个牛角包,“您吃吗?”
  “……不了谢谢。”嫌弃的把卢克拿着食物的手推开后,卡洛斯又摇了摇手中的‘落日’,缚紧了袋口的金色缚带。
  “落日”不是普通的圣器,我想你们应该看出来了。只要将魔力引导进“落日”之中,它便会源源不断的取出你所需要的东西。
  使用方法是卡洛斯小时候看见魔王从袋子里拿出一把与卡洛斯现在体型差不多的巨剑之后吓懵得到的。
  可以与魔界联系的东西。这么默念之后,卡洛斯从落日中拿出一本黑色烫金的书。
  ……书?
  呵呵,它肯定坏了。这是卡洛斯的第一反应,于是抬起手准备将“落日”摔到地上,被卢克及时抓住了手腕。
  “哇哦,‘落日’还能把魔王大人书房里的东西送来呀。戒之书也跟着我们去了人界,魔王大人发现以后要心疼死了。”
  “使用方法?”卡洛斯抽出手腕,打开手中的书,随意翻看着,“这是,书?”
呵呵,它肯定坏了。这是卡洛斯的第一反应,于是抬起手准备将“落日”摔到地上,被卢克及时抓住了手腕。
  “哇哦,‘落日’还能把魔王大人书房里的东西送来呀。戒之书也跟着我们去了人界,魔王大人发现以后要心疼死了。”
  “使用方法?”卡洛斯抽出手腕,打开手中的书,随意翻看着,“这是,书?”
  手中的帅手中的东西,虽然有着烫金的封面和与书十分类似的样子,但却只有几页可以分开,而且除了第一页有一些看不懂的文字之外,其余的页数全部都是空白。
  “当然是书,起码它的名字是这么说的。”卢克接过戒之书,抽出书页旁绑着的黑色羽毛笔,随意打开书的一页,“这本书分两本,这是前本,只要用这支笔在这里写些什么,后半本的书页上,便会出现文字,反之也是。”
  “似乎很厉害的样子,那么不可以用其他笔吗。”卡洛斯试着用桌子上的白色羽毛笔往上面写了几个字,字迹果然慢慢淡去,几分钟便消失殆尽了。
  卢克没有说话,而是将书又递了回去,拿起手中的拿起手边的羊皮纸地图,“熟悉了环境,该干点正事了,卡洛斯大人。”
  卢克在纸上圈点了什么的样子,正当卡洛斯疑惑这家伙为什么突然如此正经的时候,余光突然瞟到了卢克一直抱着的牛皮纸袋。
  ——果然是食物吃完了没事做啊,这家伙。
  卡洛斯披上了黑色的长斗篷,看到卢克圈起的文字,皱了皱眉。“教廷?你在和我开玩笑吗。”
  卢克扬了扬手中的戒之书,上面出现了由后本传送的信息,“教廷格雷尔·艾利”
  卡洛斯的嘴角抽了抽,满脸黑线,指指自己身边围绕着的黑色烟雾状的魔力阵,“让魔族去教廷?天界镇守在那里的‘看门狗’绝对会干掉我们吧!”
  卢克一脸无所谓的恶劣微笑,将东西放到“落日”里,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宫廷服。
  虽然卡洛斯这么说了,但是依然和卢克踏上了去往教廷的路途。
  ——但是总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啊……
  所以他现在站在教廷所在的城堡面前,一脸懵逼。
  说好的圣光呢?天使呢?圣骑士呢?这里明明就是色调不同的另一个魔界主城啊喂!
  向站在金色大门前的圣骑士与修女示意了自己要进去之后,一位看起来最大的修女将卡洛斯打量了几遍,视线停在了卡洛斯被斗篷挡住的脸上。
  “抱歉,这里是不允许身份不明的教徒进入的。”修女拦下了卡洛斯,伸手想去摘掉卡洛斯的斗篷,却被卢克一下子抓住了手腕。
  卢克俏皮的向修女眨眨眼,手却越来越用力,“对不起,小姐,我们少爷不习惯除了我起,小姐,我们少爷不习惯除了我以外的人与他有肢体接触,请您不要为难他。”
  卡洛斯盯着那修女的手腕和卢克的手。
  ——喂,不要装文雅了,那位小姐的手腕都红了。
  将手放在背后,小声吟唱了几句咒文,手心便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六芒星,发出浅蓝色淡淡的光,很快消散在空中。
  “没关系的,卢克。我自己摘下来就好了,不要让这位小姐为难了。”卡洛斯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摘下了挡住大半边脸的黑的斗篷沿。
  原本象征着魔王身份的红色短发变成了普通的黑色,黑色的魔族专有的成了正常的人类瞳孔,黑色的火焰标志在右眼下显现出来。
  修女揉揉被捏红的手腕,迟疑了一会儿才说“可以了,您可以进去了。”
  “卢克,走了。”卡洛斯又带好斗篷,回头想要去寻找卢克。
  噢,在旁边的食品店里吃烤肉呢。
  “唔?”卢克从一堆食物中抬起头来,很匆忙的吞下口中的烤肉,慌慌忙忙站起身来,跑出去跟在卡洛斯的身边,“好的,卡洛斯大人。”
  教廷里没有卡洛斯想象的那么金碧辉煌,但金色、奶黄色与白色的大量搭配让卡洛斯有些不安。
  在走完回廊前两人都没有说话,知道在经过一扇彩色玻璃是,卢克开口了,“卡洛斯大人。”
 “嗯?”
  “您知道格雷尔·艾利是谁吗。”
  “不知道。”卡洛斯跟着卢克停下来,“但是,也许我知道一位与他同名的人。”
  “——罚之种,格雷尔大人。”二人异口同声,并同时抬头望向那面彩色的玻璃。
  玻璃呈现一种明亮的金色,而上面斑斓彩块拼成的形象,正是“罚之种”的标志与代表魔界的黑色六翼旗。
  “方才我去询问了那位修女小姐,格雷尔·艾利是谁。”卢克伸手轻轻抚摸着那黑色的六翼旗,“教皇。”
  卡洛斯欣赏着窗框上雕刻的石英鸽子,听见卢克的话之后便脸一黑,低头从“落日”里取出一块和窗框差不多高的金色水晶,用魔力控制着它缓缓降落在阴影里,很快便隐没在了地面中。
  “如果罚之种与格雷尔是一个人的话,所以关于教廷的奇怪的点就解释的通了。”卡洛斯抬头继续向回廊的深处走着,顺便将“落日”交到了卢克手中。
   又走了一段时间,卡洛斯便感觉有些不对劲了,明明是周围的景象并没有重复,但回廊,却一直没有走完,甚至连前方的大厅也显得一片漆黑。
  “迷宫幻术?”卡洛斯闭眼感受了一下魔力的波动,他们现在的位置应该是没有改变的,但周围有着明显的魔力因子在运作。
  他刚想结出魔法阵来破解这简单的小幻术,可……
  四肢,没有感觉了?

其实我在想……

  占tag致歉,但是真的超想发出来……
  你们说,如果花吐症吐的花和暗恋对象有关系对吧?比如发色啊代表色啊什么的,和性格也有关系。
  最近在想要不要写一篇狛苗花吐设定,但是有一个问题难住了我:苗木小天使,吐什么花?
  既然是暗恋狛枝,那肯定是白色啊(教主发色),嗯……在联系发型一下……
  苗木小天使不会要吐白棉花吧……(°ー°〃)

《勇者?魔王!》——原名《披着勇者皮的魔王》

那个……米娜桑好这里是空茶!第第第一次在lof发有点紧张(つД`)! 本来是连载在起点上的,嗯,觉得好冷清啊就搬过来了……【别闹了搬到这里也不会有人理你的 好吧!废话不多说?请继续往下看♡

第一章 我可是魔王大人
   偌大的宫殿中,代表着最高权威的王座上,坐着一个小小的少年。
  少年端庄大气的坐着——如果忽略他翘起的二郎腿和嫌弃的表情——他还是蛮有王者丰富的,嗯。
  王座下面站着几位穿着黑色华丽衣袍的,形似大臣的人不断向少年报告着什么,而且从他们小心翼翼的神色和语气来看,他们很是敬畏少年。
  不过这份敬畏并不影响少年的走神和嫌弃。
  官员们面面相觑,似乎是忍耐不了少年持续的悠闲状态了。再小声交流了几句,便把求救的目光投向了少年身边站着的中年男人,并偷偷做了几个口型:
  “卢克大人,麻烦了。”
  被称为卢克的男人冲着官员们微微笑了笑,便伏下身子,在少年耳边轻轻的说:
  “卡洛斯大人,魔王大人的要求……”
  话音未落,卡洛斯便抬起头,坐直身子,准备听完最后一条报告。
  待官员们都散去后,卡洛斯便一下子瘫倒在王座上,卢克便指指肩上落的猫头鹰,说:“卡洛斯大人,魔王大人的传话。”
  卡洛斯瞬间从王座上坐起身来,神色也变得严肃起来,伸手接过卢克递来的信,“父亲有什么事吗?”
  卢克神秘的眨眨眼,“大概是那位大人来了吧。”
  卡洛斯不可至否的点点头,随即低头读起了信。
  几分钟后,卡洛斯抬起了头,脸上带着一丝嫌弃,“为什么我父亲这么近的距离他还是要写信?他老人家应该还在后殿。”
  卢克还是保持着得体的微笑,“那位大人来了,卡洛斯大人。这是我说的第二遍了。”
  卡洛斯叹了口气,起身整理了一下斗篷,确认自己的形象完美了之后,才对卢克小声嘱咐了几句。
  “父亲在后殿等着我们。”
  去往后殿的必经之路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两边的彩色玻璃反射出彩色的光,斑斓的刻画着几个世纪以前的童话。
  虽然卡洛斯也活了几个世纪了。
  身为魔族的可悲之处就是你只能看着世界的盛与衰,而对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静静的看着世态变迁,沧海变桑田。
  魔族的生命是无限的,也是可悲的。
  穿过回廊,面前呈现的是一扇红色的雕花木门。说是红色其实也不是很准确,门的年代太久远了,几乎看不出来是什么颜色,只能隐隐在上面看出几分红黑色的雕花纹路。
  门上雕着一些浮夸的花纹,就像那面童话似的玻璃,上面雕刻着夜莺,玫瑰,锁链和荆棘。
  卡洛斯有些不满的看了看这扇门,与门两旁的士兵说了些什么,又做了个手势示意自己要进去,其中一位士兵才带领卡洛斯和卢克走进那扇门。
  卢克推开门,并没有花多少力气,倒是意料之外的没有什么令人牙酸的老旧木头的声音。
  门里面呈现的事物并不怎么让他们满意,或者说门里面什么都没有,他们看到的只是一片漆黑。
  卢克却好像习惯了一般的波澜不惊,保持着有些恶劣的微笑,在空中握住了什么东西,门里面的水晶便全部亮了起来,紫色的火精灵在水晶里舞动着,照亮了整个房间。
  呈现在卡洛斯面前的是一个以紫与黑为主色调的房间,是有些豪华的皇家风格。甚至开了十几面落地的彩色玻璃窗,好吧,其实只有紫色和红色的玻璃。
  父亲真该改改这糟糕的品味了,卡洛斯一边嫌弃的这么想,一边禁不住伸手去抚摸那些仿佛只存在于书中的雕花玻璃。
  其实有了那么多落地窗不需要水晶来照明啊。如果你是这么想的,那么便大错特错了。
  魔界的天空可不像人界的天空那么明亮,魔界永远是黑夜的样子,月亮也是永远的红色满月。
  不过魔族们也很喜欢就是了。
  在一片红与紫之间,有一片暗色的影子,在卢克的注视下,缓缓从影子中升入一把金色的椅子。亮金色与红色的搭配突兀而又莫名的合适。
  椅子上坐着一位看起来和卢克差不多年龄的中年男子,头上的魔王之冠是已经退位的前任魔王的象征。
  卢克行了个礼,“魔王大人。”,卡洛斯倒是只应付的签了欠身,“父亲,那位大人呢。”
  卡洛斯有着和魔王一模一样的张扬红发与海洋般深邃的黑色眼眸,唯一不同的是魔王的红发是红黑色,卡洛斯的红发却是火焰般的红。
  魔王有些悠闲的坐在奢华到爆炸的红丝绒椅子上,左手捧着一本烫金封面的书,右手肘放在椅子扶手上,懒懒的拖着腮。
  “我准备送你和卢克去人界修行。”魔王一动不动的靠在椅背上,“正好国库里照明用的光魔力不够用了。”
  “拒绝。”卡洛斯回头准备往回走,却被卢克伸手拦住了,“卡洛斯大人,您今天的行程已经全部完成了,不妨听听魔王大人的理由如何?”恶劣的微笑,拿出打满红勾羊皮纸的卷轴行程表在卡洛斯面前晃了晃。
  你们绝对是提前串通好的。卡洛斯一边暗自腹诽,一边又开始翻阅着那本精致的魔法书。
  “你太弱了。”魔王捻了捻猫头鹰身上浅褐色的绒毛,头也不抬“真正的魔王一个具备智勇力三个要素。不过,很可惜的是你现在只有勇。”
  “三枚水晶只点亮一枚,钟的魔力将不够支持魔界与人界的门。”
  “人界如果发现魔界的存在,三界的平衡便会被人界的那群魔导师打破。”
  “综上所述,修行是必要的。”魔王抬起头,双目对着卡洛斯的眼睛,黑色的瞳让人看不清其中的感情。
  “……我同意你的想法,但是,为什么要去人界修行。”卡洛斯皱眉,脸上写满了不悦,“我认为叹息峡谷就可以。”
  魔王笑了,似乎早就料到他会这么说,便拿起手中的权杖,站起身来走到窗边,凝望着窗外一成不变的血色满月。“人界的人类会教你的。而你一定要尽力掩埋自己的身份,我想借,不希望人家的魔法使打破三界平衡吧。”
  “总而言之,我为了点亮三枚水晶需要得到智勇力,所以要去人界进行修行,没错吧。”卡洛斯有些无奈的扶了扶额,这么总结道,“但我是现今的魔王,我需要对我的子民尽我应尽的责任和义务,所以我希望,父亲你在我不在的时候代替我完成工作。”
  “可以,关于在人界的修行,相关事项什么的,卢克自然会告诉你的。那么你们,可以出发了。”魔王微笑着小声吟唱几句,一个巨大的紫是魔法阵便在卡洛斯与卢克的脚下展开。
  “什么?”卡洛斯向魔王的方向问了一句,随后便是一阵魔力所带来的压力与旋风使他不得不低下头,暂时闭上眼睛。
  当他再次睁开那双黑色的双眼时,看到的是身旁的卢克,与熙熙攘攘的小镇。
  ……人界?

虽然我写的非常烂,但是还是不要脸的来这么说一下……下一章开始就是卡洛斯在人界的故事啦,请稍稍期待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