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桃红桃白桃♡

第二章 人界的教廷都这么奇怪吗?

好吧,好吧。
  卡洛斯在附近转悠了几圈后,终于弄明白了现在他们所身处的地方,而一旁的卢克倒很是悠闲,甚至拿出了人界流通的货币去买了几个苹果。
  边走边吃。
  这里是人界的心脏之城——洛洛托亚的边界小镇,名叫克奇拉。虽说是边界城,但也离中心城很近,坐马车大概半天多一点就到了。
  人界与魔界的“门”就在附近,还可以感受到轻微的魔力波动。这里空气中的魔力含量只有魔界的百分之一,一座城的魔力还不如卡洛斯一个人的。
  身为魔族必须依靠魔力活下去,如果没有补充魔力的器具,那么来到魔力并不充沛的人界基本等同于作死。
  这才刚刚来到克奇拉半天不到,卡洛斯已经感受到体力有些下降了,便寻了个小旅站,坐在大厅中的闭目养神休息。
  而相比卡洛斯,卢克倒显得对魔力缺竭症的反应并不敏感,一直保持着在魔界的状态。
  “……你似乎并没有出现缺竭魔力的症状呢。”可能是对着眼前明艳的阳光眯了眯眼,这么问着旁边椅子上坐着吃面包的卢克,视线便停在卢克手中的面包上。
  ——这家伙似乎来人界之后嘴根本没有停过,话说他哪来的钱?
  卢克似乎知道了卡洛斯想问的话,吞下了最后一丢丢面包,“卡洛斯大人,魔力补充晶体还有一些,您需要吗?”说完便笑着从衣服中掏出了一个巴掌大的紫色丝织袋子。
  “父亲的‘落日’?你还真给带出来了。”卡洛斯接过他手中的落日,从中掏出几块金红色的晶体,穿成一串戴在了脖子上,顿时感觉泉水般冷冽的魔力流遍全身,“叹息之泉?”
  卢克点点头,又从牛皮纸袋里掏出几个牛角包,“您吃吗?”
  “……不了谢谢。”嫌弃的把卢克拿着食物的手推开后,卡洛斯又摇了摇手中的‘落日’,缚紧了袋口的金色缚带。
  “落日”不是普通的圣器,我想你们应该看出来了。只要将魔力引导进“落日”之中,它便会源源不断的取出你所需要的东西。
  使用方法是卡洛斯小时候看见魔王从袋子里拿出一把与卡洛斯现在体型差不多的巨剑之后吓懵得到的。
  可以与魔界联系的东西。这么默念之后,卡洛斯从落日中拿出一本黑色烫金的书。
  ……书?
  呵呵,它肯定坏了。这是卡洛斯的第一反应,于是抬起手准备将“落日”摔到地上,被卢克及时抓住了手腕。
  “哇哦,‘落日’还能把魔王大人书房里的东西送来呀。戒之书也跟着我们去了人界,魔王大人发现以后要心疼死了。”
  “使用方法?”卡洛斯抽出手腕,打开手中的书,随意翻看着,“这是,书?”
呵呵,它肯定坏了。这是卡洛斯的第一反应,于是抬起手准备将“落日”摔到地上,被卢克及时抓住了手腕。
  “哇哦,‘落日’还能把魔王大人书房里的东西送来呀。戒之书也跟着我们去了人界,魔王大人发现以后要心疼死了。”
  “使用方法?”卡洛斯抽出手腕,打开手中的书,随意翻看着,“这是,书?”
  手中的帅手中的东西,虽然有着烫金的封面和与书十分类似的样子,但却只有几页可以分开,而且除了第一页有一些看不懂的文字之外,其余的页数全部都是空白。
  “当然是书,起码它的名字是这么说的。”卢克接过戒之书,抽出书页旁绑着的黑色羽毛笔,随意打开书的一页,“这本书分两本,这是前本,只要用这支笔在这里写些什么,后半本的书页上,便会出现文字,反之也是。”
  “似乎很厉害的样子,那么不可以用其他笔吗。”卡洛斯试着用桌子上的白色羽毛笔往上面写了几个字,字迹果然慢慢淡去,几分钟便消失殆尽了。
  卢克没有说话,而是将书又递了回去,拿起手中的拿起手边的羊皮纸地图,“熟悉了环境,该干点正事了,卡洛斯大人。”
  卢克在纸上圈点了什么的样子,正当卡洛斯疑惑这家伙为什么突然如此正经的时候,余光突然瞟到了卢克一直抱着的牛皮纸袋。
  ——果然是食物吃完了没事做啊,这家伙。
  卡洛斯披上了黑色的长斗篷,看到卢克圈起的文字,皱了皱眉。“教廷?你在和我开玩笑吗。”
  卢克扬了扬手中的戒之书,上面出现了由后本传送的信息,“教廷格雷尔·艾利”
  卡洛斯的嘴角抽了抽,满脸黑线,指指自己身边围绕着的黑色烟雾状的魔力阵,“让魔族去教廷?天界镇守在那里的‘看门狗’绝对会干掉我们吧!”
  卢克一脸无所谓的恶劣微笑,将东西放到“落日”里,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宫廷服。
  虽然卡洛斯这么说了,但是依然和卢克踏上了去往教廷的路途。
  ——但是总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啊……
  所以他现在站在教廷所在的城堡面前,一脸懵逼。
  说好的圣光呢?天使呢?圣骑士呢?这里明明就是色调不同的另一个魔界主城啊喂!
  向站在金色大门前的圣骑士与修女示意了自己要进去之后,一位看起来最大的修女将卡洛斯打量了几遍,视线停在了卡洛斯被斗篷挡住的脸上。
  “抱歉,这里是不允许身份不明的教徒进入的。”修女拦下了卡洛斯,伸手想去摘掉卡洛斯的斗篷,却被卢克一下子抓住了手腕。
  卢克俏皮的向修女眨眨眼,手却越来越用力,“对不起,小姐,我们少爷不习惯除了我起,小姐,我们少爷不习惯除了我以外的人与他有肢体接触,请您不要为难他。”
  卡洛斯盯着那修女的手腕和卢克的手。
  ——喂,不要装文雅了,那位小姐的手腕都红了。
  将手放在背后,小声吟唱了几句咒文,手心便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六芒星,发出浅蓝色淡淡的光,很快消散在空中。
  “没关系的,卢克。我自己摘下来就好了,不要让这位小姐为难了。”卡洛斯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摘下了挡住大半边脸的黑的斗篷沿。
  原本象征着魔王身份的红色短发变成了普通的黑色,黑色的魔族专有的成了正常的人类瞳孔,黑色的火焰标志在右眼下显现出来。
  修女揉揉被捏红的手腕,迟疑了一会儿才说“可以了,您可以进去了。”
  “卢克,走了。”卡洛斯又带好斗篷,回头想要去寻找卢克。
  噢,在旁边的食品店里吃烤肉呢。
  “唔?”卢克从一堆食物中抬起头来,很匆忙的吞下口中的烤肉,慌慌忙忙站起身来,跑出去跟在卡洛斯的身边,“好的,卡洛斯大人。”
  教廷里没有卡洛斯想象的那么金碧辉煌,但金色、奶黄色与白色的大量搭配让卡洛斯有些不安。
  在走完回廊前两人都没有说话,知道在经过一扇彩色玻璃是,卢克开口了,“卡洛斯大人。”
 “嗯?”
  “您知道格雷尔·艾利是谁吗。”
  “不知道。”卡洛斯跟着卢克停下来,“但是,也许我知道一位与他同名的人。”
  “——罚之种,格雷尔大人。”二人异口同声,并同时抬头望向那面彩色的玻璃。
  玻璃呈现一种明亮的金色,而上面斑斓彩块拼成的形象,正是“罚之种”的标志与代表魔界的黑色六翼旗。
  “方才我去询问了那位修女小姐,格雷尔·艾利是谁。”卢克伸手轻轻抚摸着那黑色的六翼旗,“教皇。”
  卡洛斯欣赏着窗框上雕刻的石英鸽子,听见卢克的话之后便脸一黑,低头从“落日”里取出一块和窗框差不多高的金色水晶,用魔力控制着它缓缓降落在阴影里,很快便隐没在了地面中。
  “如果罚之种与格雷尔是一个人的话,所以关于教廷的奇怪的点就解释的通了。”卡洛斯抬头继续向回廊的深处走着,顺便将“落日”交到了卢克手中。
   又走了一段时间,卡洛斯便感觉有些不对劲了,明明是周围的景象并没有重复,但回廊,却一直没有走完,甚至连前方的大厅也显得一片漆黑。
  “迷宫幻术?”卡洛斯闭眼感受了一下魔力的波动,他们现在的位置应该是没有改变的,但周围有着明显的魔力因子在运作。
  他刚想结出魔法阵来破解这简单的小幻术,可……
  四肢,没有感觉了?

评论(2)

热度(11)